您好,欢迎来到贷小二! [加盟商入口]
免费咨询专业顾问:4008-318-550

孙宏斌和他背后4个"基友男":钻石王老五“英雄救美”

时间:2015/3/2 16:50:30 来源:投资时报

  俗语讲,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但这个不穿皮裤不动用无人机却于近日屡屡抢占头条新闻的地产大鳄,这个已过五十知天命年纪的亿万富豪,背后还有“四个伟大”的男人在帮衬。

  2015年2月6日,孙宏斌所执掌的融创中国宣布,将耗资45.5亿港元收购佳兆业49.25%股份,成为“拯救”这家年销售额超过300亿元地产大鳄的“白衣骑武士”。

  同一时间,孙宏斌还在与宋卫平麾下的绿城、吴光正率领的九龙仓“争夺”上海融创绿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融绿平台”)。

  俗语讲,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但这个不穿皮裤不动用无人机却于近日屡屡抢占头条新闻的地产大鳄,这个已过五十知天命年纪的亿万富豪,背后还有“四个伟大”的男人在帮衬。

  “青春期撞上更年期”

  1963年,孙宏斌出生在山西运城临猗县的一个小山村。在那个饥寒交迫的年景,孙宏斌兄弟四人想必没少挨饿。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孙宏斌自小独立,学习刻苦,后来成功考入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

  大学毕业后,孙宏斌便进入如今大名鼎鼎、响彻全球的联想集团。这个操着一口山西口音、长着大眼睛、娃娃脸的“学霸”,在联想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这个男人给予了他人生最初的辉煌,也改变了他整个人生历程。

  1989年10月,年仅25岁的孙宏斌,便被联想集团的掌舵者柳传志,任命为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全国分销业务的企业部经理。

  这一年,柳传志正值四十不惑的年纪,也可以说到了中年危机阶段,如果是女人,那便是更年期。而孙宏斌还正处在“青春期的尾巴”,“青春期撞上更年期”,势必火花四溅。

  孙宏斌和柳传志自不例外。上任两月,孙宏斌便建立起13个独资分公司,到年底便解决掉联想1000万元的积压产品。

  在年终总结会上,柳传志更是对孙宏斌所率领的企业部夸个不停。可半年后,柳传志却将这位“爱才”送进了监狱。

  据吴晓波在《大败局》一书中记载,1990年3月,柳传志偶然看到一张陌生的《联想企业报》,这并不是由他创办的《联想报》,而是孙宏斌所在的企业部创办的报外报。

  久经沙场的柳传志,显然察觉到了异样气息,调查后发现,年轻的孙宏斌此刻想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当年4月4日,柳传志宣布,孙调离企业部,却不想遭到其下属的“炮轰”。

  吴晓波的记录是:当晚,柳传志接到报告,孙宏斌和几名下属在聚会商议,有人建议孙把手上的1700万元货款转移,于是柳报警。

  5月28日,孙宏斌锒铛入狱,此时他的孩子刚刚出生四个月。一年后,孙宏斌被判“挪用公款罪”,刑期5年。他的30岁生日,便在铁窗中度过。据说,那一晚,云月暗淡,孙宏斌蹲在墙角,彻夜未眠。

  钻石王老五“英雄救美”

  1994年3月,孙宏斌因表现良好,提前出狱。他又一次出现在了柳传志的面前,“开始的时候,我对柳总也有一种怨恨,后来慢慢就没有了,对整个事情的看法也改变了……这个事情如果不这样做,那又该怎么收场?所以我认了。”

  在孙宏斌的心目中,柳传志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赏识过他的人,也是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唯一可以求助的人。到了五十知天命年纪的柳传志,对孙宏斌的感情更是十分复杂。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柳传志借给孙宏斌50万元,答应帮助他开创自己的新事业。在临分手时,柳传志对孙宏斌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谁是我的朋友。现在,你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

  于是,孙宏斌便在天津创立了日后不可一世的顺驰,也是“孙氏”的谐音,孙宏斌想当“霸王”的梦想之深,由此可见。

  1995年,柳传志还让联想与新生的顺驰一起投资开发了天津香榭里小区,不过,孙宏斌并没有从这个项目中赚到钱,因为这不过是个只有小小的1万平方米的项目。

  随后,孙宏斌杀入房产代理中介行业,其销售能力在联想便已展现,在顺驰更是得到极大的发挥。凭借在房产代理中介业淘得的第一桶金,在1998年福利分房终止、房地产市场化大幕开启之际,孙宏斌正式杀入房地产业。

  到2002年底,顺驰已经在天津累计开发30个项目,建筑面积达数百万平方米,占到天津全市房产总开发量的20%。

  2003年7月,在中城联盟论坛上,孙宏斌便扬言,“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亿元,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超过万科!”

  当年12月,顺驰便以9亿元高价,击败华润、富力等房企大佬,拿下北京大兴黄村地块,开始进军全国。到2004年8月,顺驰已经在全国拿下10多块土地,建筑面积将近1000万平方米,员工从几百人陡增到近万人。

  2004年3月开始,一波比一波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出炉,房地产市场形势急转直下。正在跑马圈地的顺驰,资金链开始告急。

  紧接着,顺驰赴港上市计划搁浅,2005年10月,与金融大腕摩根的私募融资,又因为孙宏斌认为条件苛刻流产,庞大的顺驰帝国裁员20%。

  吴晓波的记载是,到2006年7月,孙宏斌向心腹部下交底:他已经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信用卡仅剩下两位数,而企业的资金刚性缺口却达5亿到6亿元,负债更高达30多亿元。

  然而,顺驰在天津所有的可售房屋均已售罄,但手中剩余的项目却迟迟没有能力启动,有些甚至连拆迁都没钱做。

  弹尽粮绝的孙宏斌,急需像他日后拯救绿城、拯救佳兆业一样,出现一位能够拯救自己的“白武士”。此时的孙宏斌,已经到了四十不惑的年纪,但那一刻,他却无比地迷惑与茫然。

  在孙宏斌“无米下锅”之际,一位来自香港的钻石王老五挺身而出,这也可以算是孙宏斌人生旅程中第二个重要的男人。

  2006年9月,孙宏斌与单伟豹所执掌的路劲基建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12.8亿元的代价出让55%的顺驰股权,将自己“一手养大”的顺驰“托付”给“豹哥”。

  “豹哥”单伟豹旗下的路劲基建,是一家投资、经营和管理收费公路的香港公司,于2005年初才进入内地房地产市场。2006年上半年,该公司的净利润也仅为2.48亿港元。

  但是作为上海人的“豹哥”,不光有着海派商人特有的精明,也久经沙场,比柳传志小2岁的他,这一年已经59岁,长着一张和柳传志一样饱经风霜的脸,还有一副中等发福的身材。

  “豹哥”不仅按时付给了孙宏斌救命钱,还在2007年1月顺势收购了孙宏斌所持有的顺驰剩余股权,使得路劲基建总持股增至94.7%。

  在正式签署协议的仪式上,孙宏斌对满脸笑容的“豹哥”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买了个便宜货。”无论如何,是“豹哥”在危难时刻“救了孙宏斌的命”,高尚的说法便是“英雄救美”、“雪中送炭”,换一种说法,也可以说是“乘人之危,夺人所爱”。

  或许,也正因为顺驰是孙宏斌的“所爱”,才使得孙宏斌的心中永远留有“豹哥”的“一席之地”。虽然没有“豹哥”,也可能有虎哥、熊哥的出现,来拯救这个正在遭遇“中年危机”的男人。

  但时光不能倒流,人生不能后悔,恰恰在这一刻,没有早一分,也没有晚一秒,老天让“豹哥”出现,来担当这一历史重任。

  “豹哥”的出现又一次改变了孙宏斌的人生轨迹,并将自己的名字与孙宏斌一起刻进中国的房地产史。“豹哥”也确实买了个便宜货,顺驰近千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成为路劲基建日后在中国内地房地产市场大展身手的资本。

  2005年,路劲基建房地产开发销售所带来的营业收入还是零,到2014年已经超过百亿,并跻身全国房企前100强。

  “好基友变身冯妇”

  在顺驰陷入资金危机之际,孙宏斌也在筹备新的公司,图谋东山再起。2003年,同样以天津为基地,孙宏斌创立了主打高端住宅的融创中国,公司英文名“sunac”,同样有着“孙氏”的意味,自恋依旧。

  在将顺驰变卖之后,孙宏斌的另一个“鸡蛋篮子”——新生的融创中国,依然保持着顺驰的“神速”。到2007年,融创中国已成功进驻天津、重庆、北京、苏州和无锡5大城市,并引入雷曼、鼎晖和新天域三大国际战略投资者成为股东。

  2010年,融创中国没有重蹈顺驰的覆辙,成功登陆港交所上市,募集资金26亿元港币。次年,融创中国便实现近200亿元的年度销售额,跻身中国房企第18名。

  孙宏斌从“坠落深渊”到东山再起,只用了短短的4年时间,孙氏雄风和狼性团队再次得到了市场的检验和证明。在与柳传志和单伟豹两个老男人“擦肩而过”之后,孙宏斌邂逅了他生命中又一个重要的男人。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孙宏斌扮演的不再是深陷泥潭的“被救者”,身为手握重金、富甲一方的钻石王老五,孙宏斌终于一雪前耻,充当起了“雪中送炭、临危救助的“大侠”。

  2011年,在又一轮宏观调控中,宋卫平所执掌的中国豪宅教父绿城,遭遇了像顺驰当年一样的资金断链危机。孙宏斌隔空声援,“绿城倒了是行业的悲哀。就它把房子盖那么好,真的不公平。”

  不光如此,孙宏斌更是掏出真金白银,用实际行动支持他所“惺惺相惜”的中年男宋卫平。2011年11月,孙宏斌购买了绿城无锡香樟园一套豪宅,两个月后就收购了香樟园51%的股权。

  宋卫平,1957年出生于浙江绍兴嵊县,比孙宏斌大6岁的他,对三年自然灾害的记忆比孙宏斌更为清晰。家境贫寒的宋,自小随父母在舟山群岛谋生,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尝够了饥饿的滋味。

  不同的是,宋卫平毕业于杭州大学历史系,不像学工程的理工男孙宏斌一样,一毕业就进入商海。1982年大学毕业后,宋卫平进入舟山党校教历史,1987年思想激进的他,辞职前往广东珠海接受商海的洗礼。

  1994年,宋卫平便带着15万元,回到杭州创立绿城。这一年,孙宏斌也创立了顺驰,虽然年龄、专业不同,二者却同一时间踏入前景无限的房地产业。

  宋卫平与孙宏斌一样,偏执、激进、喜欢“赌”。早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际,财务杠杆激进的绿城就濒临“破产”。

  而孙宏斌曾与著有《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安德鲁格鲁夫同场研习,他在一次论坛上曾说,“我的性格就是偏执狂。我们企业的性格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因为我们知道目标,我们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

  经历过顺驰倒下的孙宏斌,看到如今的“老大哥”宋卫平要重蹈覆辙,挺身而出。2012年6月,融创中国斥资33.72亿元收购绿城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及天津5个城市9个项目的50%股权,并合资成立如今争夺不清的融绿平台。

  对于生命中第三个重要的男人,孙宏斌说,“我们实在太像了,都是血性的性情中人,都能为理想头破血流,都怀有英雄的浪漫主义,这种浪漫代价大、销魂、刻骨铭心。”

  两年后的2014年5月,两个“惺惺相惜”的男人正式“联姻”。当时,宋卫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将绿城中国24.3%的股份,作价50亿元转让给融创中国,后者由此与九龙仓并列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并掌控公司经营。

  满心欢喜的孙宏斌,很快便将50亿元巨款付给了宋卫平,并且帮助绿城创造了超过400亿元的年度销售额,增幅近三成,融绿平台更是以175亿元的年度销售额,成为2014年上海销冠。

  但是去年10月底,度过生死危机的宋卫平,却后悔了,要做“冯妇”,理由是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投诉,想终止股权买卖。两个月后,中交集团取代融创中国,成为绿城的第一大股东。

  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以总代价155.46亿元人民币收购融绿平台全部资产包。但随即遭到绿城否认,吴光正麾下的九龙仓近日又跳出来,声称将争夺融绿平台中绿城所占的50%股权。

  孙宏斌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老大哥”宋卫平会走到这一步,原本说好的一段“好姻缘”,竟鬼使神差地迅速分道扬镳。

  在分分合合的剧情大逆转背后,到底有哪些不得而知的秘密,或许只有剧中人心里最清楚,那只“棒打鸳鸯”的看不见的手,那股神奇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或许也只有老天爷知道。

  对此,孙宏斌总结道,“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曾经赢得畅快淋漓,也曾输得一塌糊涂,但是我不后悔。年纪大了点后,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不做双输的事。实在做不到,就保护你的员工的权益,保护股东们的利益,保护家人的平安幸福,支持你的朋友们。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

  “婚变后迎新纳妾”

  虽然没有和那个曾经惺惺相惜的男人“在一起”,但孙宏斌的日子还是过得挺滋润的,融创中国2014年度715亿元的销售额,还是给了孙宏斌一点安慰,也给了他“迎新纳妾”的资本。

  在文质彬彬、斯文儒雅的宋卫平“悔婚”的去年10月,时任深圳市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落马,盘踞华南多年、年销售额超过240亿元的佳兆业被传卷入其中。

  没过几天,佳兆业在深圳的多个项目房源被“锁盘”。去年12月,佳兆业创始人郭英成以“健康理由”辞任执行董事和董事会主席职务,其弟郭英智也随后去职。

  1999年,郭英成三兄弟在深圳创立佳兆业,2009年12月,佳兆业登陆港交所,去年销售额突破300亿元,业务遍布全国近30个城市。

  孙宏斌与酷爱游泳的潮汕商人郭英成,原本并没有交集,但随着佳兆业危机的爆发,两人奇迹般地“走在了一起”。

  2015年元旦,佳兆业公告称,由于原董事会主席郭英成的辞职,触发汇丰银行一项融资协议包含的强制性提前还款条约,共涉及贷款本金4亿港元及应计利息,佳兆业未能如约偿还。

  1月6日,佳兆业又发布公告称,位于深圳龙岗区两个旧改项目的2名合作伙伴,要求退回已经支付的12亿元费用。

  故事总是在不停地轮回,这一次陷入生死危机的是盘亘华南的地产大鳄佳兆业。在与宋卫平“离婚”之际,腰缠万贯的孙宏斌“相中”了郭英成,会说粤语的郭英成,不光身材比宋卫平好,还比宋卫平年轻10岁,甚至比孙宏斌还小4岁。而且“嫁妆”也不比宋卫平差多少,佳兆业仅在珠三角区域就有超过10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

  2月1日,在收到宋卫平退回的50亿元“财礼”后,孙宏斌花了其中的一半约24亿元,用来收购佳兆业在上海的4家项目公司的股权及股东贷款。

  与此同时,孙宏斌麾下的融创中国还将以45.52亿港元的总价,收购郭英成家族所持有的佳兆业49.25%股权,从而成为佳兆业的第一大股东。

  但孙宏斌“迎娶”郭英成,也有着不小的麻烦。2月9日,佳兆业宣称,债权人已要求其即时偿还的债务高达280亿元。

  在经历过与宋卫平的“婚变”之后,孙宏斌吸取了前车之鉴,表现出足够的谨慎。通过设置不能有债务违约、法律纠纷、非正常经营业务等若干苛刻的先决条件,孙宏斌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且还要在融创中国股东大会审批同意交易协议后,孙宏斌才会决定是否交割股份,来完成交易。刚刚经历过“未领结婚证,就把50亿元财礼交给宋卫平”的惨痛经历之后,孙宏斌也变得聪明起来,不再急着付钱,而是严格把握着节奏。

  目前,融创中国只支付给佳兆业15.5亿港元的预付款,几天之后,股份订立托管协议签署之后,才再支付7.75亿港元,余下的22.3亿港元要等到股份正式交割之后付清。同时协议规定,如果交易因种种原因终止,已支付的钱必须立刻退还。

  收购郭氏家族所持佳兆业股权,只是融创中国本次收购的第一步,根据香港证券与期货实务监察委员会颁布的《公司收购、合并及股份购回守则》,当投资者或一致行动人因股票购买行为导致其持有上市公司投票权比例由低于30%增加到高于30%时,需要启动强制要约收购程序。

  一旦收购股权成功,融创中国持有的佳兆业股权将超过30%,接下来需要对佳兆业剩余的50.75%股权发起要约收购。但由于佳兆业第二大股东生命人寿已明确表示,将不出售股份,如果加上在外流通股份期权以及可转换债券全部以现金方式收购,融创中国此次发起要约收购的总代价约为77亿港元。

  也就是说,孙宏斌要吞并整个佳兆业,除去已经支付的约45.5亿港元,还需支付100多亿港元,不过孙宏斌有将近半年多的时间来准备,要约收购的最后付款日是今年的8月31日。

  去年融创中国已经实现超过700亿元的销售额,一旦收购佳兆业成功,孙宏斌所率领的融创中国将突破年度销售额的千亿大关。不过孙宏斌与他人生中第四个重要的男人,能否“联姻”成功,还将有待时间检验。

 

【本文来源】:http://daixe.com/news/detilay/1118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贷小二网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贷小二网原创文章请标注来源。
我要贷款